ag直营:《女儿》原型获姚晨捐款十万:没舍得花

  新冠肺炎疫情下,此前被社会关注的周迅饰演的《女儿》短片的原型、“带着女儿开出租车”的武汉单亲妈妈李少云,也一度陷入困境。

  “我觉得我们算是武汉普通家庭中比较艰难的那部分人之一。”李少云3月18日告诉澎湃新闻(),疫情蔓延后,她将近三个月无法出车、没有收入。

  “但我们也很幸运。”李少云说,在知道她的困难后,她所在的小区有人给她们送来了物资,出租车群里志愿者也给她们带来了蔬菜。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还收到了来自演员姚晨的10万元汇款。

  2017年8月8日,楚天都市报一篇标题为《武汉单亲妈妈带三岁女儿开的士,车上度过九百多个夜晚》的文章引发众人对李少云的关注。李少云在女儿依依5个月大时,独自带着女儿谋生,寒来暑往,母女俩一起在出租车上度过900多个不眠之夜。有读者在文后评论称,“自食其力的妈妈,令人敬佩。”

  3月18日,李少云告诉澎湃新闻,被打伤后她在家休养了一阵子,再出车时发现武汉“情况全变了”:人们戴上了口罩;武汉封了城,她所在的出租车公司也通知员工停工。

  李少云和依依住在江岸区一个老小区,公司为她俩提供了一间8平米的员工宿舍。

  “我们住的地方没有厨房,再加上我平时出车不在家吃,家里储备的食物很少。”李少云说,疫情开始后,她买不着菜,就放两根大蒜,打两个鸡蛋,再加一把灰面做灰面粑粑吃。

  母女俩也曾在饿了么上点过外卖,但是“特别贵,不划算”。她说,外卖一打开,里面就是一些白菜之类的小菜,一两口就能吃完,但要五六十块钱。

  “一天只点两餐,费用都超过了100元,实在承担不起。”她说,这个价格放在疫情以前,能吃到很好的饭菜了。

  李少云说,她们把以前搬家时的方便面都翻出来煮了。依依也把她自己囤的糖和零食吃光了。

  在知道她的困难后,她所在的小区有人给她们送来了物资,出租车群里志愿者也给她们带来了蔬菜,还有热心人给依依买了零食。

  最让李少云意外的,是收到了姚晨的10万元捐助。“我当时都懵了,数了好几遍,没想到会收到这么多钱。”她说。

  姚晨的助理告诉她,这笔费用是用来帮助她们渡过困难时期的。“她说,我和姚晨都是妈妈,都希望孩子能快乐地成长。”李少云说,不久前她还在电视上看了姚晨主演的《都挺好》,没想到会收到本人的资助。

  她计划把这笔钱存起来,以后留给女儿依依。“如果哪天我出了意外,这笔钱就是依依的保障,这(笔钱)是不可以动的。”

  12月份,她曾载过一个去汉口区上班的医生。当时医生告诉她,武汉现在有类似非典的传染病。但她不相信,一直跟医生争辩。“当时我不相信,是因为非典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,我们根本没想到还会发生这么严重的疫情。”她说。

  没封城前,和李少云一样出租车司机们一直在正常跑车,“有人打车都是抢着上去,不可能拒绝接人的。”她说,当时大家不知道这个病(新冠肺炎)这么厉害,无形之中增加了感染的风险。

  害怕之余,她也庆幸自己“因祸得福”,躲过一劫。1月初,她因停车问题和其他司机发生纠纷并被打伤,之后一直没出车。“还好没出车,我们每天接触那么多人,被感染的风险很大。”她说。

  疫情期间,她曾帮朋友联系可以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,但电话打过去,医院都是说,“满了,不收了”。这让她也体会到疫情的严重性。

  后来,感染新冠肺炎后康复朋友听说依依咳嗽,问她,“你们不会也感染了吧?”李少云说不是。朋友如释重负地说,“你们千万别感染,只有我们得了这个病的人,才知道有多难受,多想活下去。”

  李少云说,她现在慢慢学会了忘记不开心的事情,不把前一天的情绪带到第二天。但以前的她并不是一个乐观的人。

  澎湃新闻2017年曾报道过她的经历:李少云1975年出生在武汉市蔡甸区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。2015年1月她和丈夫产生矛盾后,带着女儿依依走出家门,后来成为了开出租车的单亲妈妈。

  李少云最开始上的是“花班”,两天白班三天夜班。2016年开始,她固定开起了夜班出租,“晚上人要少些,车也少些,交的租金也少,而且好带孩子,白天带着孩子的话,别人一看,不会听你多解释,马上就换车。”

  “别人总是问我‘你以前怎么过来的’,我只能说一步步走过来的。”李少云说,“老是抱怨、老是回想以前的话,我真的会觉得我活不到今天。”

  现在,依依是李少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。她说,依依上幼儿园后更懂事了,有时候像个小老师。疫情以来这些天,她们时常在家拌嘴,依依会跟她一字一句地讲道理,告诉她哪里做得不对。“她脑子转得很快,唬得人一愣一愣的。”她说。

  谈起之后的计划,李少云说,疫情过了,她还是要继续开车赚钱,但首先要带依依去外面打吃一顿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20taidi.com/agzhiying/2020/0323/1738.html